欢迎光临天津通泓陆商贸有限公司官网!

手机网站 网站首页 联系我们

手机二维码

做化工,通泓陆商贸最专业
通泓陆商贸拥有10多年化工销售经验

全国免费服务热线

13820111290

做化工,通泓陆商贸最专业<br />通泓陆商贸拥有10多年化工销售经验

联系我们/Contact Us

甲醇的新冰点时期

文章来源:未知发表时间:2017-04-10

甲醇制烯烃市场迎变数 外购装置进入寒冬期

作者:  来源:期货日报

      不可否认,当国内MTO装置正式登上历史舞台后,其利润丰厚曾一度令市场垂涎三尺,华东MTO利润最好的时候达到3000元/吨,而如今,这种“暴利”已是明日黄花,多数装置的利润被侵蚀,只能解决正常“温饱”,有些甚至看不到希望,进入了“寒冬期”。

  随着煤制烯烃的兴起,国内甲醇行业迎来了变局之年。甲醇的下游消费结构发生了重大变化,与此同时,由于国内对甲醇需求的上升,甲醇进口量激增。此外,甲醇的国内贸易结构发生了重大变化。对此,记者围绕甲醇市场所关心的热点话题,包括烯烃市场发展的动向、进口激增、地区间套利窗口的打开,以及天然气制装置的重启等现象进行了相关的走访和调查,揭秘行业变局的背后。

  自2017年1月以来,国内沿海地区外采型甲醇制烯烃装置开始了一轮检修潮。与大规模例行检修不同的是,此次检修更多是因为触及了企业生产的“生命线”,这使得市场对于当前甲醇下游消费占比最大的煤制烯烃领域提出了疑问:最后一根“救命稻草”还能保得住吗?

  启动大规模的检修潮

  新年伊始,国内甲醇制烯烃MTO装置掀起的一轮检修潮引起了市场的高度关注。其中,山东阳煤恒通30万吨/年MTO装置在1月、2月分别检修两次累计16天,山东神达化工33万吨/年甲醇制烯烃装置2月初检修8天,浙江兴兴60万吨/年MTO装置1月23日起检修一个月左右,江苏斯尔邦80万吨/年MTO装置1月中旬起检修至今,宁波富德MTO装置因下游PP装置故障降负运行一周左右。

  让市场感到突然的是,为什么MTO装置集中在年初启动了检修潮?市场人士为何高度关注呢?

  提及MTO,实际上,早在三年前,其便已成为甲醇市场中的“关键词”之一。

  据期货日报记者了解,国内甲醇制烯烃行业自2010年开始起步,2011年此类需求大约消耗甲醇250万吨,占当年全年甲醇消耗比率的10.36%。随后的五年间,每年维持上升,其中,以2013年、2015年需求增幅最大。2016年此类项目消耗甲醇量已达两千万吨以上,消耗甲醇占比接近50%,在甲醇下游市场,可谓是“半壁江山”,远远高于12%的甲醛、7%醋酸和6%的二甲醚等传统消费以及13%的新兴消费甲醇燃料。

  “生产上,煤制烯烃主要分为三个步骤,首先是煤制甲醇,其次是甲醇制乙烯、丙烯单体,最后是单体聚合成聚烯烃。”中原期货分析师才亚丽介绍,上述步骤使得煤→甲醇→乙烯、丙烯→聚乙烯、聚丙烯,成为一个完整的产业链,形成投入和产出关系。同时,甲醇和乙烯、丙烯都可以作为商品对外出售,企业可以根据其利润状况灵活地调节投入和产出。

  对于西北的一体化装置而言,如果煤制甲醇环节利润高,而烯烃环节亏损时,企业可以选择烯烃环节降负荷,单独外卖一部分甲醇,以提高利润。当煤制甲醇环节亏损而烯烃环节利润好时,企业也可以外购一部分甲醇提高烯烃负荷。

  除此之外,记者了解到,还有一种情况是,如果甲醇到烯烃单体亏损或利润过低,但是聚合环节利润丰厚,企业也可以选择降低甲醇制烯烃单体环节的负荷,同时外采一部分烯烃单体提高聚合环节的负荷。这样的关系就形成了煤→甲醇→乙烯、丙烯→烯烃下游,各个环节的利润越来越趋于合理化。因为一旦有不合理的极端扭曲现象出现,企业就会通过生产调节使其趋于正常。

  正是因为甲醇和烯烃密切相连,作为原料的甲醇与烯烃的波动节奏开始呈现出一定的变化规律。

  “当甲醇制烯烃利润微薄或者亏损的时候,会倒逼下游工厂停产,而下游工厂停车提振了下游产品烯烃的价格,甲醇的需求降至冰点,价格直线下跌。这是第一种情况。但在烯烃相对坚挺而甲醇下跌的情况下,甲醇制烯烃的利润直线回升,下游工厂会择机采购甲醇并开工,促使甲醇价格快速回升,从而造成甲醇制烯烃利润下滑。这是第二种情况。以上两种情况循环往复。”在才亚丽看来,当前国内烯烃检修正是因为出现了第一种情况,甲醇货源紧缺价格高,烯烃厂采取检修降负荷的方式来应对。

  中宇资讯分析师于芃森也认为,2016年上半年,由于甲醇价格相对低廉,国内甲醇制烯烃企业并没有在2016年实施大规模的例行检修,仅仅是处理了临时故障。但10月之后,甲醇价格暴涨,甲醇制烯烃利润严重萎缩,部分企业陷入亏损,甲醇制烯烃的检修也就多了起来。“部分装置因为严重亏损,已经完全停产数月,尤其国内MTP装置,目前亏损严重,沿海地区已无MTP装置生产。”于芃森说,实际上,2017年甲醇制烯烃装置出现大规模的正常以及非正常的检修在情理之中。

  部分烯烃企业进入寒冬

  不可否认,当国内MTO装置正式登上历史舞台后,其利润丰厚曾一度令市场垂涎三尺,华东MTO利润最好的时候达到3000元/吨,而如今,这种“暴利”已是明日黄花,多数装置的利润被侵蚀,只能解决正常“温饱”,有些甚至看不到希望,进入了“寒冬期”。

  煤制烯烃的工艺较差,产品质量不如油制工艺。因此,煤制烯烃工业化是建立在原油价格较高、煤炭价格便宜的基础之上。但是,由于全球原油供应过剩,原油价格大跌,即使OPEC限产,目前也仅维持在50美元/桶左右,相较2014年跌去了一半。相对应,由于国家限产煤炭,煤炭价格大涨,已经涨回2010年大宗商品熊市之前的水平。

  “这造成了一个现象,即质量较差的煤制烯烃的成本和油制烯烃的成本接近,甚至有时候会高于油制烯烃,这很大程度上抑制了煤制烯烃行业的发展。”金石期货分析师黄李强表示,从近期的数据来看,目前油制聚丙烯的成本大致在5000—6000元/吨,而外采甲醇制丙烯的成本已经超过10000元/吨。这使得油制烯烃利润丰厚,煤制烯烃特别是需要外采的煤制烯烃的企业处于盈亏边缘。

  单从烯烃企业盈利方面来看,各工艺路线制烯烃整体利润表现不一。据金银岛资讯煤化工主管荆常婷介绍,2016年上半年油制烯烃利润呈明显下滑趋势,利润空间由年初的2970元/吨降至年中的1380元/吨附近,而CTO、MTO盈利趋势呈稳步上行走势,其间MTO多处亏损状态,年中实现扭亏为盈。CTO在煤价相对低位的情况下,整体盈利空间表现良好。步入下半年,油制烯烃利润大幅上移,11月利润空间走高至3000元/吨上方,而其余工艺路线受煤价、甲醇上涨影响,部分时段盈利空间略有下行,尤其12月末MTO盈利下滑幅度明显。截至2017年1月,MTO月均小幅亏损。

  可以看到的是,自去年年末以来烯烃企业经营压力较大,除了承担更多的资金流成本及原料成本外,环保等各种因素也综合其中。采访中,一位业內资深人士也向记者证实,当前烯烃行业整体生存状况差异性较大,部分企业已经进入了寒冬。

  据她介绍,由于西北的甲醇制烯烃装置多配套有上游装置,或者说接近原料产地,利润虽然下降,但仍可维持。但是,华东地区受到进口货源减少以及去年年底烯烃MTO新装置开工的影响,甲醇货源紧张,价格稳步上涨,最迅猛的时候从2016年12月初涨到12月16日,华东甲醇从2500元/吨涨到3200元/吨。特别是春节过后,华东地区甲醇价格坚挺,而聚丙烯和乙二醇价格拐头向下,这使得竞争力强、多元化经营的宁波富德等装置的盈利能力也大幅下降,处在亏损边缘。

  在上述人士看来,这种状况跟最差的2013年年底至2014年年初的市场是一样的,当时也是外盘检修造成甲醇华东货源紧张,直接逼迫宁波富德和南京惠生停车。2015下半年丙烯单体价格的大幅度下跌,也导致了山东多套MTP装置停工并永久停车。

  “对烯烃企业而言,会计做账的时候讲究边际成本,只要面粉没面包贵,企业还是会运行下去。但是当面粉持续比面包贵的时候,企业离关门也就不远了。”上述业内人士表示,沿海的外购甲醇制烯烃只要能覆盖住原料成本,有现金流就会运行下去;如果没有现金流,就可能很快关门。

  较大变数中存有期望

  当前甲醇传统下游已处于衰退时期,甲醛、二甲醚难有起色。从2017年春节后下游恢复来看,传统下游恢复较慢,如果说去年MTBE还有新增产能释放的话,那么2017年传统下游无一产品有新增产能释放。

  因此,多数受访者认为,甲醇的下游需求更多还是依赖于新兴消费领域。值得注意的是,在新兴消费领域中,甲醇燃料难以出现大幅增加,因此最大的变数还是煤制烯烃。只要煤制烯烃表现良好,甲醇的下游消费才会出现较大起色。

  但不可忽视的是,当前甲醇制烯烃企业被高价甲醇所困扰,尤其港口地区,甲醇价格居高不下,而烯烃价格又处于相对高位,上行空间有限。

  在于芃森看来,甲醇制烯烃企业已陷入了类似于前些年二甲醚企业的困境,目前山东地区因种种原因下马或搁置的甲醇制烯烃项目已达6个,还有部分企业仅选择烯烃价格较高,甲醇价格偏低的时间段错峰生产,以博取收益。“如果甲醇价格长期居高不下,甲醇制烯烃的经济性就会大打折扣,部分已建装置停产的概率就会增大,因其甲醇用量较大,一旦出现大规模检修,对甲醇市场的冲击极大。”

  对于烯烃行业来讲,目前市场矛盾仍然是煤制和油制成本的博弈,以及甲醇供给结构性不足,中游煤制烯烃产能增加造成对原材料需求上升,与终端难以消费大量烯烃的矛盾。

  “在此格局之下,煤制烯烃不但面临高昂的原材料成本,同时还要面临同行的激烈竞争以及下游订单较少的矛盾。”黄李强告诉期货日报记者,尽管如此,煤制烯烃仍然是大势所趋,不会出现活不下去的局面。一旦原油价格重回涨势,煤制烯烃的经营状况就会逐步改善。

  事实上,在油价30美元/桶的时候,油制烯烃比煤制烯烃有价格优势;在油价40美元/桶之上,两者趋同;在油价50美元/桶之时,煤制烯烃比油制烯烃有价格优势。目前,只是因为煤炭价格特别是甲醇价格的大幅上涨,使得之前的格局被打破。黄李强认为当前的煤炭价格已经处于高位,继续上涨动力不足,但是原油整体的趋势是向上的,因此煤制烯烃未来的前景仍然明朗。不过,这种煤制烯烃价格高、油制烯烃价格低的格局在短时间难以打破(至少今年没有可能),因此煤制烯烃行业还要经历一段很长的阵痛期。

  同样,在荆常婷看来,目前上马的烯烃项目中,央企、国企占多数,企业本身竞争力就非常强。即便遇到成本较高问题,企业也可通过优化原料采购路线、调整开工,以及延伸下游衍生品等举措来整体平衡,调整企业盈利。她对烯烃企业暂时看好。“尽管新增的烯烃项目部分会存在推迟预期,但未来烯烃仍会是甲醇需求的主力军。”

  不过,就目前来看,甲醇下游需求短期内出现大的好转的可能性不大。市场人士普遍认为,原油供需再平衡要到明年。因此,只有甲醇价格回落,甲醇制烯烃的经营状态才会出现好转,这可能要到下半年才会有所起色。